今天是:2019年12月8日 星期日
首頁 >> 學術圖片新聞
應對老齡化:日本福利制度的效果及影響
來源:中國婦女研究網 | 本網發布日期:2019年11月4日
標題: 應對老齡化:日本福利制度的效果及影響
作者: 焦杰
資料來源: 中國婦女報
發布時間: 2019-10-29
關鍵字: 老齡化 日本 福利制度
 

近日,東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上野千鶴子做客陜西師范大學女性研究中心性別論壇,做題為《老齡化社會日本的課題與挑戰》的演講。上野教授從宏觀入手,利用大量的數據,對日本老齡化的社會現狀及養老問題進行了詳細分析,認為晚年照顧和臨終關懷應當尊重當事者意愿。

老齡化的日本社會與兩性平均年齡

自從20世紀70年代初老齡人口比例達到7%后,日本就開始向老年社會邁進,而到了1994年,老年人口已經超過了14%,日本正式進入了老齡社會。從那時起,日本社會和政府開始關注社會老年化問題,也制定了相應的養老制度以應對老年社會的到來。經過13年的發展,到2007年,日本的老年人口比例高達21%,人口老齡化問題越來越嚴重。按照人口社會學的標準,老年人口占21%是老齡社會,目前日本老年人口已高達27%。

如今的日本已經是老齡化的社會,但老齡人口中女性人數明顯超過男性。日本女性平均年齡是87歲,而日本男性則是81歲,所以從80歲開始,女性人數越來越多,男性人口越來越少,其中每四個男性中只有一個能活到90歲以上,而每兩個女性中則有一個能活到90歲以上,所以老齡化社會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女性老齡化的問題。

日本老年福利制度的效果及影響

日本老年化社會的歷史已經有幾十年,養老制度相對比較完善,年齡越高享有的福利越多。日本的福利制度由國民年金保險、醫療保險和介護保險三部分組成。國民年金和醫療保險是舊有的,介護保險是新增的。介護保險制定于1997年,2000年開始施行。這是一種強制性的保險,年滿40歲以上的人必須加入,資金來源政府和個人各占50%,但個人所占的50%按繳納者年齡劃分兩個等級,其中的30%由40到65歲的承擔,65歲以上的人只承擔20%。

介護保險的種類有養老院介護、訪問介護、短期的照顧介護等,其中訪問介護和短期照顧介護是針對居家養老的群體,定期為老年人提供精神、醫療和生活方面的服務。介護保險根據個人的需要劃分不同的等級,每個人最高可以使用的介護服務是35萬日元,其中自己只負擔10%。無論是個人加入介護保險,還是介護保險資金的使用,地方政府全程進行監督。2015年醫療看護一體化施行,居家養老的人更多,老年人基本上在家,有時候去醫院,臨終在家。另外,近年來日本出現了一種小規模的由民家改造而成密集型養老機構,一般入住8名到15名左右的老人,有專人24小時為老年人提供各種服務,包括終點站護理等。

上野教授認為,由政府監督的介護保險的施行帶來明顯的效果,一是當事者權利意識提高;二是提高了家族看護的質量,有效地降低了家庭的看護虐待;三是促進護理工作的有償化,女性工作由免費到有償勞動;四是看護服務的準市場化,促進了女性創業。

死亡觀念的變化

老年化社會也意味著多死社會的到來。2004年日本死亡人數是103萬,其中65歲以上死亡人數是83萬,占死亡人口的81%,這個比例逐年提升,預測到2025年,死亡人口總數達159萬人,其中65歲以上達143萬人,占90%。這意味著更多的老人會“孤獨死”。

在日本,老人去世的場所通常有三處:醫院(80%)、住宅(13%)和養老院(6%)。從1976年開始,日本治病住院死亡大幅上升,而在家死亡則大幅下降,導致醫院床位越來越緊張和醫療保險財政破產。日本在2000年強制實施的介護保險其實就是一種應對措施。2015年,日本實施了醫療看護一體化政策,嚴格養老院入住條件,提高個人住院負擔率,對老人住院天數進行控制,廢除療養型病床,鼓勵在家醫療和在家看護。上野教授認為政府的在家誘導是“不純的動機”。

日本家庭養老模式較之過去發生很大變化。過去護理公婆是媳婦責任,但是現在媳婦護理的現象減少,女兒和兒子護理的情況增多;配偶之間彼此看護情形增加;男性看護者增加,3人中必有1人是男性;老年人看護增加,他們大多為50~70年代出生的人。80年代同居者看護減少,分居者卻看護增多。看護人的孤立一旦決定了主要的家庭看護人,其他家人就有不插手的傾向。

日本社會關于死亡的觀念已經發生了變化。無法親自照顧老人的家人一般都希望老人能去養老院生活,但上野教授的調查顯示,有5成的老人希望“呆在家里到最后”,3成的老人表示“如果可能的話想呆在家里,但是去醫院或者是設施也可以”。過去人們認為老人去世時有家人環繞是幸福,但實際上可能是對臨終者的打擾。另外,人們認為一個人去世是正常的,只有死后長時期內無人知曉才是“孤獨死”。她認為,對當事者的臨終關懷應當尊重當事者的主權,考慮臨終者的意愿。

演講結束之后,上野教授和與會的學者、學生進行了熱烈而輕松的互動。有的學者向上野教授請教政府、社會、企業和個人在日本養老制度的建設和發展過程中所起的作用,有的學生詢問日本的介護保險是如何與養老保險結合而為日本老年人提供服務的。其中一個老師的提問涉及到了養老服務中的性別問題:“在日本介護機構中的服務人員現在基本是女性,日本政府也考慮吸納外國人來從事這項工作,那么這其中是否也存在歧視、階層之間的不公呢?”上野教授回答道:“這是個很尖銳的問題,女性更多的從事這種工作有傳統的影響,未來可能還會更多地考慮這些問題。”

(作者為陜西師范大學女性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教授)

訪客你好,
推薦文章
更多>>
熱點專題
更多>>
圖片新聞
“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婦女發展道路研究”課題交流總結會在京召開
2019年中國婦女社會地位調查研討會在天津舉行
紀念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成立70周年座談會在京舉行
第四期中國婦女社會地位調查問卷定稿研討會在京召開
最新報告發布 | 2019-2020年世界婦女進展: 變動世界中的家庭
共建平等民主和睦的新型家庭關系
在互聯網時代杜絕家暴,從我與百度的一封信說起
在40年改革開放偉大歷程中濃墨譜寫中國婦女事業新篇章(一)
推薦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招聘信息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