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2月16日 星期一
首頁 >> 學術圖片新聞
她們需要有力的社會支持系統
來源:中國婦女研究網 | 本網發布日期:2019年12月2日
標題: 她們需要有力的社會支持系統
作者: 侯曉然
資料來源: 中國婦女報
發布時間: 2019-12-02
關鍵字: 流動女性 暴力 社會支持
 

 

蓮花(化名)是一名背井離鄉到深圳打工的流動婦女,她只有初中文化,但是通過自身的不懈奮斗,出色的工作能力,成功成為一名保險代理,收入超越了她的丈夫。然而,丈夫不僅控制了她的銀行卡、支付寶、微信支付等等全部密碼,還把她囚禁起來,關在家里很多天不讓她出門……

像蓮花一樣的流動婦女,她們遭受的家庭暴力有何特點?和過去相比,又出現了哪些新情況?流動婦女遭受家暴一般會如何應對?日前,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記者采訪了《北上廣深流動婦女家庭暴力調查報告》的負責人、北京師范大學教授王曦影。該調查在過去一年內,共收集了1530份有效樣本,并訪談了13位受暴女性。

各種暴力交織發生

報告顯示,過去一年內,流動女性遭遇過包括精神暴力、經濟控制、身體暴力、性暴力當中至少任何一種、至少一次家暴的情況,比例在50%左右,30歲以上流動女性的暴力發生率高于30歲以下的流動女性。

據王曦影介紹,在實際生活中,往往各類暴力是相互交織發生的。在訪談的案例中,幾乎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地講述了遭遇性暴力的經驗,尤其是發生情況比較嚴重的暴力時,可能先是打罵,然后升級發生性暴力。

經濟控制在此次調查中比例占到15.9%。開始提到的蓮花就是此次調查中接受訪談的受暴者之一,她遭遇了很典型的經濟控制和掠奪:丈夫控制了她全部的經濟收入,甚至使用了惡意跟蹤軟件,無論何時她上網,丈夫都會知曉;她的支付寶賬戶里明明有錢卻被凍結,無法自由使用,她多次換手機仍沒有效果。即使后來她已經離婚,仍然有很多錢沒能找回。

王曦影表示,在此次調查中,很多受暴女性經濟獨立,而且她們都很能干,靠自己的勞動來獲得財富,甚至比伴侶收入更高,比如蓮花。然而,施暴男性因為控制欲很強,嫉妒妻子比他掙錢多,挑戰了他“一家之主”的地位,因此會采用各種方式對妻子進行經濟控制,比如要求妻子上交工資,定期給妻子發很少的零用錢,妻子每一筆開銷都要報告,另外,一些施暴者還會去妻子單位吵鬧、破壞妻子獲取更好教育資源的機會,以及惡意給妻子制造債務,如騙取妻子的簽名章、以妻子名義貸款等等。

求助之路依然漫長

王曦影表示,由于父母、親人、朋友都不在身邊,社會網絡較少,社會支持系統較弱,因此流動婦女在遭遇家暴后,更難獲得幫助,通常會處于孤立無援的狀態。而她們的弱勢不僅僅在于求助無門,在離婚時,財產分割和爭取孩子撫養權的過程中,她們也常常會遇到困難。由于房產、戶口等等限制,一些遠嫁的流動婦女在離婚財產分割方面基本上是凈身出戶。而當前很多法官在兒童撫養權的判決中,更多考慮的是誰能給小孩提供更好的經濟基礎,很少從施暴者并不適合作為兒童撫養者這個角度考慮問題。這也為受暴婦女爭取孩子撫養權增加了障礙。

報告顯示,真正尋求過幫助的婦女占比僅有25.2%,另有近四成的受訪者根本沒想過尋求幫助。當流動婦女遭遇家暴后,除了家人朋友,她們更多地選擇向單位求助。其次就是求助于各類公共部門,最多的依次是律師、婦聯、村委會、居委會、警察。

在王曦影看來,和以往人們想象中,受暴婦女被動的、退縮的、受害的形象不同,有些年輕女性的維權意識很強。蓮花的求助過程就很曲折。她好不容易從丈夫的囚禁中逃脫出來,首先找到當地婦聯求助,從婦聯處得到了一本剛剛出臺的反家暴法。初中文化的她把這部法律從頭到尾背了下來,清楚知曉每一條的內容。在接下來的求助過程中,她非常擅長引用法律內容向各方機構尋求具體的保護。比如在報警時,她會向警察要求開具告誡令。后來在離婚過程中,蓮花又花費了很大的力量才爭取到了孩子的撫養權。

在訪談中,受暴婦女小文(化名)的故事同樣令人印象深刻。她從上海遠嫁北京。在孩子一歲時丈夫開始打她,并在沒有告知她的情況下就讓孩子奶奶把孩子帶走了90天,控制她不讓她見到孩子,給她帶來很大的心理折磨。而小文的自救過程顯示出了強大的計劃性。她很注意收集證據:每次丈夫施暴之后,她都會去醫院驗傷,留下證據,包括每次施暴后丈夫向她道歉的錄音,形成了一個相對完整的證據鏈。忍耐到孩子回到北京后,她悄悄籌劃離開,一點點地向娘家快遞個人物品,最終成功逃回上海,起訴離婚。她婚后一直沒有工作和收入,但她掌握了丈夫的各種財產信息。在離婚訴訟時,她提供的證據和信息起到了很大作用,法院認定了家暴事實,孩子的撫養權也判給了她。

然而,小文“教科書級”的自救依然遭遇了現實的打擊。她丈夫不服法院的判決,跑到上海把孩子從小文身邊搶走,從此小文三年沒能見到孩子。但她依然沒有放棄。在法院每月一次的執行公開集中接待日中,小文都會堅持按時來找法官反映情況,如此堅持了三年,終于等到了法院的強制執行,把孩子接回自己身邊。三年時間,再見到孩子的時候,孩子已經不認識媽媽了。

不得不承認,反家暴的道路依然還很長。為此,王曦影建議,完善家庭暴力的相關細則,財產分割照顧受害人、未成年子女一般不宜由施暴人直接撫養、特殊情形下中止施暴人探視權等問題都有待明確,應建立多部門聯動模式,健全受暴婦女的社會支持系統,建立由醫療、鑒定、警察、司法、法律援助、心理治療、庇護所及社會服務機構組成的多部門聯動模式等。

訪客你好,
推薦文章
更多>>
熱點專題
更多>>
圖片新聞
“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婦女發展道路研究”課題交流總結會在京召開
2019年中國婦女社會地位調查研討會在天津舉行
紀念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成立70周年座談會在京舉行
第四期中國婦女社會地位調查問卷定稿研討會在京召開
最新報告發布 | 2019-2020年世界婦女進展: 變動世界中的家庭
共建平等民主和睦的新型家庭關系
在互聯網時代杜絕家暴,從我與百度的一封信說起
在40年改革開放偉大歷程中濃墨譜寫中國婦女事業新篇章(一)
推薦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招聘信息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